天津耀华滨海学校
  首页教学教研教学反思正文
我得给您面子——小李与我的故事

我得给您面子

——小李与我的故事

宋俊伟 

第一次见到小李是在20109月,七年级正式上课前一天的晚自习,也是我教师生涯中的第一个晚自习。记忆中,孩子们都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,或翻看着崭新的课本,或收拾文具,或画漫画,或回头与同学说一两句悄悄话,因为还没有正式上课,也因为彼此还未熟识,所以整个晚自习显得异常安静。

然而,活跃的孩子也还是有的,有个孩子专心致志地趴在桌子上写诗,每次我从他的座位旁经过,他都慌慌张张地用手盖住写下的字迹,后来他终于给我看了,写得还不错,这是我后来称之为“诗人”的王小雨。“诗人”写完诗,闲来无事,左顾右盼起来,于是,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出场了。不知道是“诗人”的蠢蠢欲动点燃了小李,还是小李压抑已久的说话欲望终于爆发了。这个带着牙套,黝黑壮实的男生成了我这半年来又恨又爱的所有情感的导火线。

上课、午自习、晚自习,由小学升入初中的孩子们渐渐步入正轨。语文课上的他们很活跃,争抢着回答问题,或者到黑板前听写,但这些活跃分子中永远没有小李。我也曾试着提问他,因为坐着的他总有说不完的话,左右逢源,异常活跃。可是他每次回答问题时更像是一场哗众取宠的表演:哼哼唧唧的蚊子声,加上东摇西晃的站姿,加上嬉皮笑脸的表情。教室里唏嘘一片时,他显得更为得意。为了避免课堂的混乱,也为了避免他给我带来的心急火燎,我几乎不再提问他了,反正提问他也不会得到任何答案。

他的哗众取宠变得愈来愈夸张,晚自习同学们正安静学习的时候,他故意提高了音量打嗝,起初会引起同学们一片笑声,之后是反感。同学的反感丝毫不影响他打嗝的兴致,他还会添加些新花样,比如嘴里含着一口水练习小舌颤音,比如用胳膊肘或头撞墙。一开始我总是走到他跟前语重心长地告诉他,教室是公共场所,自习是上课时间,为了维持良好的学习环境,大家都应当遵守课堂纪律,保持教室安静。他哼哼唧唧地说,“知道了,老师。”后来我对他的种种表现习以为常了,只要他不发出太大的噪音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周围的同学也向我反应小李的种种劣行:往别人座位旁扔垃圾、喷水;吃剩的零食随便扔在谁的桌子上等等。

我忘不了小李的妈妈找我谈话时那么殷切的期望,忘不了她说到自己孩子多动时的无奈,我总是告诉她放心,孩子还是好的,他曾经主动打扫过卫生,他曾经帮着同学点眼药水。她笑笑说,您真有耐心。这是开学初的谈话,现在想想我有些惭愧,我是不是真的很有耐心呢!在第一次月考之后我拿着小李20多分的试卷找他谈话,因为马上要期中考试了,因为期中考试之后就是家长会了。我告诉他,你有没有想过开家长会时妈妈的心情,有没有想过妈妈会因为拿着你20多分的试卷在其他家长面前抬不起头。小李沉默了,少有的沉默。我说,你也是聪明的孩子,古诗你背得下来,字词你也能掌握,为什么净做哪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呢?当班级里每个人都在进步而你原地踏步的时候,其实你是退步了,那时候的你该是怎样的孤独,你能设想一下吗?我越说越激动,自己都差点儿哭了。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末了,我说,老师希望你越变越好,你呢?他说,我也希望自己越变越好!我说,加油吧!老师相信你。

就这样,我和他的第一次正式谈话结束了。自此之后,他依然会时不时地打嗝、撞墙、扔垃圾,但是每次我提醒他的时候,他都会马上停止,说,老师,我错了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李成了我名单中的弱势群体之一。一次语文课上,他异常兴奋,左右开弓地找人说话,我走到他跟前问他语文书呢,他说在外边。我一下火了,问他想不想上课,站后边去!站在后边的他依然到处够着跟人说话,甚至跪在地上、趴在地上跟后排的同学说话。我忍无可忍了,把他赶出了教室。后来赵主任就这件事找我谈话教育了我一通,我觉得自己很委屈还流了泪。赵主任说得对,有问题就要沟通,跟学生沟通,跟家长沟通。于是我打通了小李妈妈的电话,我们谈了好几次,最长的时候打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。我听出了她内心里的一丝绝望,她说他们带着小李去医院检查过,结果是多动症。她跟她爱人在教育孩子上无法逾越的巨大差距,她说她在北京工作,只有周末才能回家,她的教育鞭长莫及。我建议她试着与她爱人沟通,达成较为一致的见解;我安慰她孩子还是好的,只要耐心地引导。当她流露出绝望的情绪时,我本来想倾诉我的愤恨的愿望转化成善意的劝慰。我鼓励她,就像我当初鼓励小李。她最后感激地说,“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耐心的老师。”

我总感觉是妈妈把我的谈话精神传递给了小李,因为孩子渐渐地改变了,虽然这变化很不明显。语文课上他大部分时间没有在听课,但已经很少捣乱了,自习课也有了改观,开始写作业了。我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,直到一次批改作业,看到了一本字迹工整有些秀气的作业本,我看看名字:小李。于是开始留意他晚自习写作业的情况,写得很慢,效率很低。每次我的晚自习,他总会先写完语文作业走到讲台前给我看,有错误时也会很认真地改好,再给我看。有一次他去办公室找我,我问他为什么上课总做那些哗众取宠的事,他没说话,一会儿凑到我耳边偷偷地说,“我想让您高兴!”我的心理急剧地变化着,好笑、自豪、感动……我顿了顿,问他,你觉得你这样做我高兴了吗?他说,没有。我说,为什么呢?他沉默。我告诉他,小李,我很高兴你能这样想,但你的方式不太对,如果你能专心听讲好好学习,把成绩提高上去了,那时老师会更高兴的!他点点头。

有一次,工作了一天把我累得四肢无力,情绪也有些焦躁。恰巧这个晚自习上,小李又重操旧业,发出很大声响,瓜子皮扔得到处都是。我火了,很严厉地教训他,让他下课把周围的垃圾打扫干净。等我下节课来教室时,垃圾依旧,他也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。我当着全班的面狠狠地训了他一通,甚至说到了不想学习就回家。后来想想自己的话,真是有些过分,而且我也有迁怒的嫌疑。整个晚自习都很安静,再没有任何人捣乱。我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了。没想到,第二天……

英语课下课后,班里一小群人“羁押”着小李来到了我的办公室,我还以为他们在教室打架了呢。我问班长怎么回事。他说,“小李把您给气哭了,我们带着他过来向您道歉。”好几个人摁着小李的头让他说对不起,小李没吱声。我说算了算了,我昨天没有被气哭,不用道歉,快回去上课吧!后来我问英语老师怎么回事,她说,“听说你昨晚被小李气哭了,到宿舍都没消气。我在班里跟小李说,你还长本事了啊,把老师给气哭了。于是教室里很多学生拍案而起,纷纷谴责小李,带着他去找你了……”感动,除了感动我什么也想不出来了,我感动于孩子们对我的爱,他们一直都知道我是爱他们的,于是他们也在默默地爱着我,他们的爱由于我的粗心我很少体会到,但是这次,我感觉到了。又过了两节课,小李来找我,我问他怎么了,他哼哼唧唧地掏出来很多零食,放到我的桌子上,说是给我的,然后转身跑开了。我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,后来想想,是他想向我道歉,但又不善言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于是拿出他最爱的零食给我。我望着那些零食,差点儿哭了出来。

期末考试转眼就到了,他喜欢上了隔壁班的女生,他在QQ上跟我谈他们的小别扭、吵架、分手与和好。我适时地给他点小建议。

一次中午放学,我准备去吃午饭,看到了刚从教室出来的小李,问他怎么不去吃饭,他说他刚在上节课吃了八个鸡爪子,现在吃不下了。看到我要变脸,他忙说,“老师,我绝对不会在语文课上吃东西的,我得给您面子。”我告诉他吃这些包装食品的坏处,他说下次一定少吃。想着他的那句“我得给您面子”,我心满意足地走向了食堂。

    这就是小李跟我这半年来的故事,他以20多分的成绩开始了初中生活,也以20多分的成绩结束了上学期的学习,他的进步非常缓慢,他依然有些邋遢,但我看到了他懂事的一面,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,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;他是一个心地单纯的孩子,只是在与同学的交往中不知道如何维持友情;他是一个渴望进步的孩子,只是管不住自己,还没有找到方法。其实,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。他和我的故事会朝哪个方向发展,一切未知,但是,我看到了爱与信任的力量,这是一切教育手段中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,我得给他们爱,因为他们都知道得给我面子。
[关闭此页]
Copyright © 2006-2011 天津耀华滨海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:津ICP备13000472号-1 教委备案编号:0597
通讯地址:天津市东丽区津滨大道雪莲桥南侧登州南路98号
邮编:300163 邮箱:tjyhbh@163.com